国民日报留念陶铸110年生日:帮助周恩来苦撑大
ʱ䣺 2021-02-05

  在中南地区17年,陶铸同志大部门时间工作生活在广东,为建设祖国南大门宵衣旰食、尽心极力。作为广东省委主要负责人,他认真贯彻中央决议安排,坚决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踊跃摸索建设社会主义的正确途径。他注重发展工业,领导建立了一批工厂企业,奠定了广东经济建设的重要基础。他注重发展农业,特别重视农业迷信研究,在培养良种、发展经济作物等方面下了很大工夫。他注重增强城乡基础设施和环境建设,改良城乡居民住宅环境,植树造林,绿化祖国。他看重医疗卫惹事业,激励医学生到农村一线,为促进人民身体健康贡献力气。他重视宣扬文化工作,领导开办《羊城晚报》等群众脍炙人口的报纸,建起珠江片子制片厂等文化设施,关心作家、艺术家的工作生活,支撑他们创作优秀文艺作品。在他和省委一班人领导下,新中国建立后十余年,广东工农业生产和各项事业敏捷发展,南粤大地浮现欣欣茂发的气象。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

  在广西,陶铸同志主持剿匪工作。他正确执行党的政策,依附人民群众,培育本地干部,扩展地方武装,坚持弹压与广大相联合,半年内胜利完成任务,受到党中央褒奖。

  陶铸同志无私无畏、敢于担负,始终以丰满热忱看待党和人民事业。党无论部署什么工作,他总是无前提遵从,以无畏的勇气、超群的毅力翻开局势。他在延安听取358旅敌工科关于建立敌后武工队粉碎日军“涤荡”的情况讲演后,不顾个人安危,化装深入晋绥前线敌据点邻近调查,总结经验,发展武工队,自动出击,破碎敌人“扫荡”。抗克服利后到东北开拓根据地时,他患有肺病,吐血消瘦。但他从不考虑自己身材,在艰苦复杂环境中不畏艰险、赤胆忠心地开展工作。在广西主持剿匪工作时,他时常靠前指挥,冒着危险带队抓捕强盗。在广东省委和中南局工作时,他一再强调,要反对那种张贴欢送标语、前呼后拥、熙熙攘攘、招摇过市的检查工作和调查研究方法方法,倡导静静地下去,实切实在地了解实在情况。他日夜操劳、醉生梦死,不知疲惫、忘我工作,像一团永不燃烧的火,为党和人民事业纵情熄灭自己。

  1938年10月武汉沦陷后,陶铸同志到鄂中参加开辟根据地的斗争。他撒手发动群众,组建党领导的武装力量,开展游击战争,为建立抗日根据地发明了有利条件。1939年6月,陶铸同志任新四军豫鄂独立游击支队代理政委,在鄂中敌后树起新四军的抗日旗帜。同年11月至1940年初,豫南、鄂东、鄂中等地党组织和抗日武装力量逐渐统一,成立豫鄂边区党委和豫鄂挺进纵队,开辟了豫鄂边抗日根据地。陶铸同志任豫鄂边区党委委员、统战部长,兼管政权建设和统战工作,并任豫鄂挺进纵队(平汉)路西指挥部指挥长,同李先念等同志一道在豫鄂边地区建立起各级民主政权,领导军事斗争。1940年,陶铸同志作为党的七大代表前往延安。在延安,他担任中央军委秘书长、总政治部秘书长兼宣传部部长等职,参加了延安整风有关工作和军队政治工作。1945年,他缺席了党的七大。

  五、对党绝对忠诚,心中始终装着人民

  陶铸同志胸怀坦率、光明正大,始终敢于坚持真谛、修改过错。他从不瞒哄自己的观点,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对工作中呈现的偏差,主动作自我批驳。他曾痛切指出,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造成国民经济三年严峻困难的基本起因,要严正认真从领导工作的毛病中去查找。他在广东的群众大会上公然指出:搞“反瞒产”,使群众饿了肚子,干部受了冤屈,今后再也不能搞虚夸了,要靠故弄玄虚过日子。对“反右倾”斗争中被处罚错了的同志,他在广东省委三级干部会上表示“向同志们检查,引认为戒”,强调定要健全党的民主生活,保障党员权力,表示了个共产党人严于律己的革命精神。

  一、参加南昌起义、广州起义,在八闽大地坚持土地革命斗争

  新中国成破后,陶铸同志任中共中央中南局委员,中南军政(行政)委员会委员,中南军区政治部主任、军区党委常委,中共广西省委署理书记,中共中央华南分局第四书记、代理书记,广东省国民政府代办主席,广东省省长,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等职。1956年在党的八大上入选为中共中心委员。1960年10月至1966年8月任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书记。

  1965年1月,在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陶铸同志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分管宣传和文教等事务。1966年5月后,陶铸同志接踵担任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兼中央宣传部部长,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并兼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参谋等职,协助周恩来同志处置党和国家日常工作。

  四、临危授命,协助周恩来同志苦撑大局

  今年1月16日是陶铸同志生日110周年留念日。陶铸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优良党员、久经考验的忠实的共产主义兵士、出色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党和国家的卓著领导人。在40多年的革命生活中,他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强盛、人民幸福作出了重要贡献,建立了出色功勋。

  1932年,陶铸同志调任中共福州核心市委书记。他对闽东的政治、经济、民情、风气等情况进行具体调查,把工作重点放在农村,发动农夫开展武装斗争,创建革命根据地。毛泽东同志率领红军攻克漳州后,陶铸同志到漳州汇报工作,得到毛泽东同志直接指示。在陶铸等同志领导下,土地革命斗争烈火在闽东地区熊熊焚烧起来。

  陶铸同志亲密接洽群众、勤于调查研究,始终不忘为人民谋幸福。他对人民怀有深沉情感,指出:“我们做任何工作,都应该从人民好处着想。”“人民须要我们做什么,咱们就去做什么,只有是为了人民的利益,肝脑涂地,出生入死,也在所不惜。”在广东工作时,为让干部天天能吃上新颖蔬菜,他常常深入产地,调查研究,提出详细要求,表白了对群众生活的关心之情。他关心珠江两岸浮家泛宅的水上居民寓居问题,转变了他们长年在水优势雨飘摇的状态。陶铸同志一贯重视实际、不尚空口说。他在广东和中南局工作期间,每年都抽出三四个月甚至更多的时光,深入基层,深入生产第一线解决问题、总结教训、领导工作。他曾说过,调查研究是我们工作方法中的重要办法,是工作中带根天性的方式。

  陶铸同志以一生的榜样行为实际了他毕生寻求的“要求于人的甚少,给予人的甚多”的奉献精神,他把自己全体的思惟感情、智慧才干都贡献给了党的事业,实行了为共产主义斗争毕生的铮铮誓言。今天我们纪念陶铸同志,就要学习继续老一辈革命家的革命精神和崇高风范,严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中心的党中央四周,高举中国特点社会主义巨大旗号,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以习近平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维为指点,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奋斗,一直开翻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

  1933年5月,陶铸同道在上海被公民党当局拘捕。在狱中,他在同敌人开展奋斗的同时,体系研读政治、经济、历史、文艺等著述。后来他曾戏称本人是“监狱大学毕业的”。

  1929年,陶铸同志受党组织差遣到福建从事兵运工作。当时,国民党厦门监狱关押着40多名“政治犯”,其中有多名党的重要干部。中共福建省委决议武装劫狱,营救这些同志。陶铸同志多次化妆深入监狱懂得情形,并作出周到安排。举动当天,他担任第一线总指挥,胜利救出被关押的同志。

  陶铸同志艰难朴实、廉明奉公,始终严格要求自己和家人。他强调,党的领导干部一定要过党的组织生活,严厉遵照规章轨制。他到各地调查研究,老是当时“约法三章”,不准迎送、不准宴客、不准送礼,并要身边工作职员督促检讨。他下乡蹲点,素来都是轻车简从,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他在广州工作生活多年,栖身的屋子从未调换过。他母亲长期住在农村,组织上盘算让其迁入城镇落户,陶铸同志予以谢绝。他说:“农村白叟那么多,你们都给迁了,再考虑我母亲。” 就这样,其母在病逝前一直住在祁阳农村。他的堂弟、侄儿等10多位支属,也始终在农村务农。

  陶铸同志共产主义幻想信念无比动摇,始终对党相对虔诚。无论是战役年代仍是和平建设时代,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他都初心不改,矢志不渝,英勇斗争,忘我无畏。他曾表现:“我今生政治方向是定了的,决不斟酌个人的得失,筹备献出自己的所有!”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大革命失败时,他深信革命必胜,断然投入武装对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1933年被判处无期徒刑后,他组织狱中的共产党员建立机密支部,团结难友,同敌人展开英勇斗争。在“文化大革命”中,他受到残暴危害,始终坚持共产主义理想信心。“如烟旧事俱忘记,心底无私天地宽”,他信任党、相信历史会作出公平论断。他在散文名篇《松树的风格》中写道:每一个存在共产主义风格的人,都应当像松树一样,不论在怎么恶劣的环境下,都能茁壮地成长,坚强地工作,永不被困难吓倒,永不屈从于恶劣环境。陶铸同志的人生,恰是松树作风的最好写照。

  在“文化大革命”造玉成面骚乱形势下,陶铸同志保持准则,刚直不阿,全力以赴帮助周恩来同志支持大局,尽量减轻“文化大革命”对党和国家的冲击和影响。他依照周恩来等同志的意见,主持制订《对于产业交通企业和基础建设单位如何发展文化大革运气动的告诉》和《弥补通知》,以中共中央、国务院名义发出,明白请求各级党委要大抓生产,特别要留神大抓品质。为稳定局面,他指导人民日报社组织发表《抓革命,促生产》等多篇社论,对减轻“文化大革命”给工农业生产造成的冲击、稳固经济情势起到重要作用。他尽全力维护老干部和文艺界著名人士。针对文艺界所谓“曲解工农兵形象问题”“方向性问题”等,他敢于发表准确意见,甄别廓清了不少意识问题。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确立了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方针。陶铸同志随叶挺部队参加南昌起义,他所在的间谍连担当毁灭敌团部的主攻任务。起义后,陶铸同志任二营六连连长,率部随军南下。同年12月11日,他参加了党领导的广州起义。起义前,奉命打入国民革命军第四军警卫团,参加秘密谋划起义。起义时担任警卫团顾问长,承当守防长堤等任务。12日,在敌众我寡的严格形势下,陶铸同志率部倔强战斗,坚持到最后一刻。参加南昌起义、广州起义的战火浸礼,使不到20岁的陶铸同志禁受了血与火的考验,锻炼了顽强的革命意志和斗争胆略。

  陶铸同志1908年诞生于湖南省祁阳县一个清苦知识分子家庭,10岁时就被迫辍学。青少年时期的苦难使陶铸同志很早就理解了干革命、求解放的情理。1925年,他奔赴大革命的中央广州。1926年入黄埔军校学习,积极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各种运动,并参加中国共产党,从此走上革命道路。

  在遭到江青、陈伯达等人迫害和打击的情况下,陶铸同志坚持斗争、英武不屈,显示出共产主义战士的革命气节。1969年11月30日,陶铸同志在合肥含冤病逝。1978年12月24日,中共中央在北京举办追悼大会,为陶铸同志彻底平反,恢复声誉。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陈云同志致悼词,对陶铸同志一生给予高度评估。

  1930年,受“左”倾冒险毛病的影响,福建地区革命气力遭遇严峻挫折。危急时刻,陶铸同志到漳州主稳重建中共闽南特委。这年12月,他主持组建闽南红军游击队第支队,打开了革命局面。1956年,他在回想这段传奇式革命阅历时赋诗:“南山古寺范围在,含笑仍然花满枝。鬓白重来千百感,山河妩媚故人稀。”

  三、躬耕中南十七载,积极探索建设社会主义的正确道路

  二、参加全国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为建立新中国立下卓越功劳

  抗日战斗胜利后,陶铸同志昼夜兼程赶赴东北,历任中共辽宁省工委书记和辽西、辽吉、辽北省委书记,东北民主联军第七纵队政治委员,东北野战军政治部副主任等职。当时,东北大局部地区变成国民党统治区,斗争环境极为艰巨庞杂。他当真贯彻中央唆使,深刻乡村,动员大众,清匪反霸,进行土地改造,建立根据地。他引导创立的辽吉依据地成为东北战场对敌斗争的重要前哨阵地。在1946年12月开端的“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战役中,陶铸同志担任前方工作委员会负责人,为保障战役胜利做了大批工作。在1947年夏季攻势中,陶铸同志和邓华同志一起率西满野战军参加第一次四平攻坚战;在秋冬季攻势中,参加彰武攻坚战,与友邻部队一起歼敌一个师。辽沈战役中,陶铸同志代表中共中央东北局督察和组织后方勤务,组织分区部队配合主战场作战。沈阳解放后,他任中共沈阳特殊市工委书记,在陈云同志领导下进行接管城市、恢回生产、改革旧政权的工作。

  全国抗日战争暴发后,陶铸同志经党组织营救出狱,被派到湖北担任中共湖北省工委副书记、湖北常设省委副书记等职。他坚决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阵线方针,团结国民党上层爱国人士,鼎力发展抗日力量,强大党的组织。1937年12月至1938年5月,他负责领导应城县汤池农村配合训练班,招收爱国青年学生,经短期培训后派到湖北各地开展敌后游击战争。他亲身编写教材,给学生讲课,并注重在学生中发展党员,成立党支部。该班共举行4期,培训青年干部300多名,为开展抗日群众运动练习了骨干力量。

  辽沈战斗后,陶铸同志随军队南下加入平津战役。他担负解放军火线司令部全权代表,同国民党守军傅作义将军进行跟平会谈,组织改编起义部队,为平津战争成功和北温和平解放树立特别功劳。之后,陶铸同志组织带领南下工作团,随第四野战军追歼国民党部队,接收处所政权。他为中南地域解放长途跋涉、无私工作,实现了接管武汉、赴长沙接受起义部队等主要义务。

  原题目: 共产主义的刚强战士——纪念陶铸同志诞辰110周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年,陶铸同志41岁。他勇敢战役20余年,把最美妙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中国人民解放事业。

  陶铸同志的毕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终生,是鞠躬尽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党和人民永远铭刻他的辉煌事迹和高尚风范。

  1960年当前,作为中南局重要负责人,陶铸同志用更多精神领导中南五省区工作。面对国民经济重大艰苦的局势,118开奖直播现场001,他坚定贯彻履行党中央提出的“调剂、坚固、空虚、进步”方针。他重复强调,“搞社会主义就是要使生产高度发展,社会物资财产很丰盛”。必定要坚持脑筋苏醒,按客观法则办事。1961年春,毛泽东同志在广州主持制定《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草案)》,陶铸同志被指定参加起草工作。他深入农村调查研讨,提出很多有远见、有价值的看法倡议。1962年,他和中南局第二书记王任重同志在考察研究基本上提出分户治理、耕种同一、联产计酬、增产归户的农业出产义务制构想。陶铸同志捕风捉影的工作风格和就地取材的工作思路,使“大跃进”活动后中南地区经济社会得到安稳恢复并有所发展。他器重文明建设,尊敬知识,爱惜人才,擅长团结知识分子,关怀他们的政治提高和工作生活难题,屡次强调“不文化建设不了社会主义”,宽大知识分子是革命的,不要再用“资产阶层知识分子”这个词,他们是“国度的知识分子,民族的常识分子,社会主义建设的知识分子”。他强调要进一步繁荣创作,满意人民精力生涯需要。1965年,他领导组织了很有影响的中南区戏剧观摩调演,推进了文学艺术的繁华发展。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陶铸同志对江青等人搞乱党和国家的做法进行了坚决抵制和斗争。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前,在负责订正预备提交全会通过的《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时,他坚决主意删除其中关于“黑线”“黑帮专政”等内容,坚持写入党的干部绝大多数是好的和比拟好的,出错误包含犯严重错误的干部绝大多数是能够矫正的,以及军队不搞“四大”等内容。

责任编纂:张义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