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小镇琴声》:成功源自诚挚深入生活
更新时间: 2019-02-28

成功源自诚挚深入生活

话剧《小镇琴声》

此外,剧中蕴含着很多喜剧元素,将改造开放给一般百姓带来天翻地覆的生涯巨变不着痕迹地描绘出来。比喻,为了造钢琴,阿德从国企高薪请来了两位专家,国企领导怕人才消散,追着要人,而县里对此表示“红灯停,绿灯行,黄灯亮了看着办”。阿德率领一众乡亲来了场“专家保卫战”,又担心受到政策限度,被抓去坐牢,进退两难之际,收到消息说国家踊跃发展乡镇经济,鼓励人才流动,县里又说“绿灯亮了,赶快动工”。这些不乏幽默的细节,回味无限,应该也是编剧潜心深刻生活的结果吧。

“最土”的农夫与“最洋”的乐器之王钢琴之间,能碰撞出怎么的火花?这是该剧最戏剧化的看点。这样的选题若不是主创人员实在地深入生活,是很难凭空捏造出来的。正是编剧李宝群、潘乃奇秉持着“从生活中打捞剧本”的理念,跳出了扶贫戏、工匠戏的窠臼,讲述了这样一个看似不可能、却又实切切实发生了的故事。正如李宝群感慨的:“中国农夫是一个独特的族群,他们很平凡,但又有着刚强的生命力跟发现力,他们中有些人是另类的,有梦的,若给他们光,他们会着火,火着起来了,会越着越大。”

剧照为王昊宸摄

话剧《小镇琴声》日前上演,在众多事实题材话剧中怀才不遇,令人眼前一亮。它取材自浙江农民的真实 未审故事,讲述了一名城市木匠白手起家,从零开始学习造钢琴,最终带领乡亲奇特致富,把家乡建成一座国内外有名的钢琴小镇的故事。它一反大部分舞台剧对中国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刻板印象,塑造出以阿德为代表的一批有空想、敢拼搏、勇翻新的“另类”农夫。

王 卓

与其余反映辉煌成就的主旋律题材话剧比较,除了故事主线的“离奇”,“小镇”一剧的各种“另辟蹊径”也令人印象深入。首先,它的故事并非取材于改革的前沿阵地,而是产生在一个江南水乡;它的主人公也不是打工仔,而是一个乡村木匠。最与众不同而又在情理之中的是,主人公阿德的奋斗初衷不是为了谋生或者致富,而是因为恋情,只因心中女神的妄图是开一个钢琴伴唱越剧的音乐会,他才突发奇想,要开个钢琴厂。这部戏的“另类”更突显了它与真实生活的贴近,主人公不是一个高大全的精英人物,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个别农民,年轻、冲动,对待恋情盲目,同时,他身上又存在中国农民持续千年的勤恳、朴实、坚韧的品格。戏中,木匠、裁缝、铁匠、钟表匠这些想换一种活法的正人物们,在富强的事实艰难面前,有的决定了投机取巧,有的筛选了顽强抗争,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君子物的独特光彩。更加难得的是,剧作并未对不同取舍轻易做出清楚褒贬,不管怎么,他们都在努力奔跑,都是追梦人,都有着酸甜苦辣的别样人生。